反复纵横爬墙。
不交际。

想你的夜【忽然尬歌

茶先生:

肉包子【口水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的那么近。

努力+颜好,论羊猪与体育AU的兼容性。

【立白】沙漠

Virtuoso——!

拙劣的百年孤独衍生。


沙漠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

奇迹般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①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的生命终结于一个星期四,在曾经气味浓烈的干枯芸香之中盛装死去。她已活过一个世纪,遗容却奇迹般的美丽。

多年以后,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子孙从那位终身未嫁的美人儿娜塔莉亚的遗物中,发现了成捆展开蔽日遮天的布匹,绣满盛开的金色芸香,这才获悉姑母晚年一刻不停地用最繁复的针脚绣着的为何物。

那一天其实很美,即使有关它的一切注定会为人们头脑中的迷雾沼泽吞没。失眠症的飓风环绕在马孔多,无人幸免。在某一阵风中,一树黄叶哗啦一声全部...

【单杀】双桅船(上)

36玩不6,空格全被吞了,已申删。

WARNING:不在军大院长大,相关部分朋友口述的。lo主上海的,BUG必然,捉得温柔点,OOC轻拍。

年龄操作有。大一岁的单X杀。


一、

有部队的地方就有军大院,有军大院的地方就有上蹿下跳、四处蹭饭的孩子。


陈父出身书香门第,抗战时期放弃明哲保身带着所有家当参军,化知识为力量,带着手下的兵打了几场小有名气的胜仗。总算挨到和平年代,沧海桑田,文人墨客的风骨却半点没改,反而愈发沉淀得像一座青山,日日在家挥毫洒墨,成书房中一抹常驻的素色,透过窗户无奈地又饱含柔情地看着独子陈玘一日日长大,飞也似的撒丫子绝尘而去。

十岁的陈玘像极了盛夏正午的阳光...

【獒杀】心惊胆战

不知道几刷Faye Best的时候摸的只有碎片一点剧情也没有的鱼。扔上来以表明,我没爬墙。反正完整版有剧情的那个我也写不出。

黑道AU。


心惊胆战

片段一

张继科第一次看到陈玘的时候立刻想到了那句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①,说的直白点儿,很想抽他的烟。

手明明已摸上冰凉的枪把,可到底还是年轻,或说是眼前这人过于特别,震得他动弹不得;把陈玘从头打量到脚,或说是审视了几遍,已然熟稔于心落实为身体的本能反应被强压下去,没了下文,枪都没拔出来。

可惜人家是看不出他的心思,乘着传说中极具爆发力和破坏性的藏獒如此放松警惕的当儿,干净利落地给了他一颗子弹,只留...

【羊猪】未破红尘

羊猪,羊猪,羊猪,看清再进。私设如山。

官方泼糖,憋了三季终于控制不住我这造雷的手了。

每周靠一集鸡条续命的中老年人,下次产出遥遥无期,慎fo。


未破红尘

“我也不求你的武功,我只要小猪哥过来。”

“你去见他。”半响后,孙红雷继续道,嘴角的笑还未完全褪去,双目却晦涩暗沉,“乘这船。”

张艺兴纵身一跃。


木船一路顺风,最后晃晃悠悠地泊于枫下。风时急时缓,红叶片片纷飞起舞落在船檐上,漂在碧蓝的湖面上。

张艺兴揖出师门时他那神机妙算的师傅曾与他云,

“艺兴,我最后教你一句,不可动情,勿恋红尘。”

彼时动情却尚不自知的张艺兴并未从中悟出什么,只是和师傅先前的每一句教诲一起,...

存一下我杀直播里的盛世美颜。

【单杀】醉方醒

勿上升真人。

投喂@Mendota湖边的喵,不好吃别打。考据废,私设如山。BUG和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醉方醒

单明杰坐在散台一眼看见陈玘的时候,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右侧的位置已被留出来。陈玘入座。

服务生把托盘里的酒瓶和酒杯放在桌上,单明杰不费力地徒手开瓶,替自己和陈玘满上。两只手同时举起,一左一右,清脆的碰杯声盖过了背景音乐和酒吧中嘈杂细碎的人声。

陈玘和单明杰33岁的对饮。①


如饮醇醪,不自觉醉。从10岁提着球拍初见到18岁在高高的夜空下马路牙子上碰着肩膀抽烟到分居两国再到如今同事江苏队,一路都是风的追求,最终却又似同一棵树上落下的叶归到一处。②

又是一...

【杀魔】侠

高中生AU。年龄操作有,17岁陈玘X18岁张怡宁。楠姐和琳酱都是18岁。

短,慎。


陈玘一双大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张怡宁抱着书和旁边马尾一跳一跳的女孩儿谈笑风生地从面前走过,手悬在半空,好一会儿才放下。

他认识她,然,叫不出名字。


那个晚上的风叫人难以忘怀,很凉,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吹过来。桐叶簌簌作响。

陈玘背抵着冰冷的泥墙,被堵在小巷死角的时候估计了一下从这里杀出去身上还得挂多少处彩。他闻着了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儿,咧了咧嘴,目光在面前乌压压的一群人当中转了一圈儿,挑了个最不顺眼的准备拿他开涮。

老子可是亡命徒。

他的想法没能付诸行动,因为那个油光满面、塌鼻梁上架了幅眼镜...

【可玘无差】伊兰

应该是坑了的高中生AU。


伊兰

1.

胸口的起伏逐渐趋于平缓,一个人蹲在学校开外三条马路牙子上的邱贻可正开始觉得冷。月亮半掩在薄纱似的云后头,洒下一片半明半昧笼着他。


陈玘漫无目的地拿着才从药店里随便买来的急救用品拖着步子穿街而过,对着路边第一个映入眼帘的黑影开口。

“你在这里。”这该是个问句。邱贻可无心回答,但也抬眼顺着面前少年露出的一截小腿一路向上。他的皮肤很白,此刻立于黑暗之中,黑发镀着月华,看不清五官。穿着短袖,右手有明显的擦伤,兴许还有点扭伤。看起来并不像不小心摔跤的后果。

“帮我上药。”和压倒性的气势不同,声音软软的,听的人浑身舒畅。

邱贻可的眼神直勾勾,半响...

1 / 3

© 秋鳸窃蓝 | Powered by LOFTER